北大法寶-法規檢索
律師風采
電話:0564-3312547(傳真)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維護律師執業權利中心電話:
0564-3312547
投訴受理查處中心電話:
0564-3315269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農業大廈20樓

最高法:對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的最新答復

發布時間: 2018-07-10 15:57 點擊: 次 


此次最高院辦公廳對“修訂《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的答復,對于各地法院在認定夫妻共同債務的實踐中起了新的指導性作用,旨在糾偏法院對第24條簡單機械地適用,梳理后主要有以下幾點:


1、對“是否用于夫妻共同債務”進行合理的舉證責任分配。這是此次答復最大的亮點。夫妻一方因日常生活所需的舉債可以直接認定為共同債務,超出日常生活所需的大額舉債,則由債權人和舉債人證明該款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在實踐中,非舉債方可以通過收集日常生活開支明細等證據,證明共同生活的實際費用以及說明無對外舉債之必要,從而將款項用途的舉證責任交由債權人和舉債人,達到維護自己的權益之目的。


2、堅持厘清債權債務的內部法律關系和外部法律關系以保護民事交易安全和社會秩序。


3、因投資虧損而產生債務是夫妻共同債務,應當由夫妻共同承擔。


4、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借款,非舉債方不承擔償還責任。


5、夫妻一方對外擔保之債不適用第24條認定夫妻共同債務的規則。


6、未經審判程序認定夫妻共同債務的性質,不得直接在執行程序要求未舉債的夫妻一方承擔民事責任。


附:

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

對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 XX 號建議的答復


XXX:

您提出的關于盡快修正《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的建議收悉,現答復如下:

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制定背景

2001年修訂的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從這一規定可以得出以下結論:在夫妻財產共有制或者約定財產歸各自所有但第三人不知道該約定的情況下,夫或妻一方所負的債務應該由夫妻雙方共同償還。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編寫(時任副主任胡康生主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釋義》(2001年6月第一版,法律出版社出版)的解釋是:“第三人不知道該約定的,該約定對第三人不生效力,夫妻一方對第三人所負的債務,按照在夫妻共同財產制下的清償原則進行償還。”“本款中的夫或妻一方所負的債務,是指夫妻一方以自己的名義與第三人產生的債務,至于是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還是個人債務,在所不問,即無論是為子女教育所負債務,或個人從事經營所負的債務,還是擅自資助個人親友所負的債務,都適用本款的規定。”這就進一步明確了夫妻一方個人所負合法債務應當由夫妻雙方共同償還。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一般家庭擁有的財產數量和類型不斷增加,社會公眾的婚姻家庭觀念和家庭投資渠道也日趨多元化。風險投資、股票投資、房產、借貸、收藏等大額投資越來越普遍。這使得許多家庭的財富可能因此而快速增長,同時因投資而產生債務的風險也在不斷放大。既然婚姻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生產、經營的收益歸夫妻共同所有,那么根據權利、義務、責任相統一的原則,因投資經營產生的債務也應當由夫妻共同承擔。我們認為,對于夫妻一方因投資經營所負債務,按照夫妻共同債務處理與婚姻法規定精神是一致的,這既符合保障市場經濟交易安全,也關系到3億多家庭的生產經營。


婚姻法第四十一條規定:“離婚時,原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應當共同償還。”但這里所指的“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是僅限于夫妻之間內部適用,還是可以適用于夫妻一方與債權人之間即外部適用,有不同的理解。基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釋義》的解釋,以及婚姻法第四十一條刪除了1980年婚姻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男女一方單獨所負債務,由本人償還”的規定,當時我們認為,婚姻法第四十一條所指的“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宜理解為限于夫妻內部關系,效力不能及于債權人一方。


正是在婚姻法規定的基礎上,結合2003年起草婚姻法司法解釋(二)時夫妻“假離婚、真逃債”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形較為多發的現狀,最高人民法院在對債權人利益和夫妻另一方利益反復衡量和價值判斷后,制定了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應該說,該司法解釋秉承了婚姻法的立法精神和原則,是嚴格限定在現行法律規定范圍內的解釋,出臺后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破壞交易安全的社會現象,市場秩序得到了有效的保護。

有關夫妻債務司法認定的問題不斷增多

近年來隨著民間借貸案件的高發,有關夫妻債務的認定問題也不斷增多。由于婚姻法第十七條、第十八條規定了夫妻財產共有制,但是對于夫妻債務如何認定,第十九條第三款和第四十一條規定的不夠具體明確,兩個條文之間的關系不夠清晰,學術界、實務界以及社會上對此理解不盡一致,導致司法適用不統一,對夫妻債務的司法認定出現了一些問題。


婦聯組織經常接到投訴,反映因配偶一方舉債,“被負債的一方”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背上了沉重的債務。各級法院也陸續收到反映,認為該條過分保護債權人利益,損害了未舉債配偶一方利益,有的法院判決高利貸、賭博、非法集資、非法經營、吸毒等違法犯罪行為形成的所謂“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由不知情的配偶承擔;甚至夫妻一方利用該條規定勾結第三方,坑害夫妻另一方等。近來來,一些“被負債的一方”更是成立了“反二十四條聯盟”“二十四條公益群”,抱團維權,要求進一步健全完善相關法律制度。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定夫妻債務的裁判思路

為積極應對司法實踐中認定夫妻債務存在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出臺了一系列司法解釋、司法政策或規范性文件,從多個角度加強對各級人民法院的指導。


其一,(2014)民一他字第10號《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關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性質如何認定的答復》(答復江蘇高院)明確:“如果舉債人的配偶舉證證明所借債務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則其不承擔償還責任。”


其二,(2015)民一他字第9號《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關于夫妻一方對外擔保之債能否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的復函》(答復福建高院)明確:“夫妻一方對外擔保之債不適用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


其三,2017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的補充規定》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涉及夫妻債務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虛構債務和違法犯罪所負債務不認定為共同債務,并確立了七項審判原則。


其四,今年3月份以來,最高人民法院與全國婦聯成立聯合調研組,先后分赴8個省區市開展有關調研工作,深入了解各地法院認定夫妻債務的情況,加強夫妻債務認定的對下指導。


即便如此,審判實踐中夫妻債務的認定問題仍然很難完全解決,主要在于非舉債配偶的舉證困難和法院查證的困難,尤其對于非舉債配偶不知情但又無法證明并非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的合法債務,是否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實踐中認定標準很不統一。我們認為,要徹底解決以上問題,更好地保護未舉債配偶一方以及善意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應當在法律層面構建完善的夫妻債務制度,需要立法機關就夫妻債務問題作出立法解釋,明確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的準確含義及其與第四十一條之間的關系,并在民法分則親屬編編纂過程中,加強對夫妻財產共有制、夫妻財產分別制以及夫妻共同債務制度等的研究論證。

最高人民法院下一步工作打算

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將結合司法實踐中的新情況新問題,進一步細化和完善夫妻共同債務,擬開展以下三個方面的工作:


1、通過發布典型案例、召開座談會等形式,指導各級法院落實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準確界定夫妻共同債務和個人債務,避免簡單、機械適用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具體為:


(1)根據婚姻法第四十一條的規定,明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沒有用于共同生活的債務為個人債務。當然,夫妻共同生活的范圍既要考慮日常家庭生活,還要考慮家庭的生產經營活動。


(2)合理分配舉證責任,夫妻一方因日常生活所需的舉債可以直接認定為共同債務,超出日常生活所需的大額舉債,則由債權人和舉債人證明該款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3)夫妻一方為生產經營活動的舉債,根據生產經營活動的性質、夫妻雙方在其中的地位作用、第三人是否善意等具體情形來認定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2、系統梳理各地法院在認定夫妻債務方面好的經驗做法,為細化和完善司法解釋打好基礎,適時細化和完善司法解釋。同時,加強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審理涉及夫妻共同債務案件的指導力度,維護個案裁判結果的公正。


3、在嚴格執行《通知》第二項“未經審判程序,不得要求未舉債的夫妻一方承擔民事責任”規定的基礎上,研究解決執行中存在的問題。

感謝您對人民法院工作的關心和支持。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

2017年8月24日


協會介紹 | 新聞中心 | 會員服務 | 律師管理 | 下載中心 |
六安律師網 版權所有 主辦:六安市律師協會
Copyright luan lawyer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17034115號
财神过年彩金 三期内必开一期2017年 竞彩500 领航彩票软件 重庆时时彩苹果版免费 博彩汇平台 重庆时时现场直播视频 快速时时计划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老时时开奖号码 彩票11选5什么软件可以买 北京pk10遗漏是什么 双色球怎样投注不会亏 云顶娱乐安卓版1.8.0 天津时时彩万能6码 安装重庆时时彩老版本 分分彩如何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