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法寶-法規檢索
律師風采
電話:0564-3312547(傳真)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維護律師執業權利中心電話:
0564-3312547
投訴受理查處中心電話:
0564-3315269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農業大廈20樓

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

發布時間: 2018-04-02 16:42 點擊: 次 

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

[2015]291號

    為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以及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認真落實全國繼續推進打黑除惡專項斗爭電視電話會議和《中央政法委員會關于繼續推進打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意見》的總體部署,進一步加強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的審判工作,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17日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組織召開了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全國2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和部分中級人民法院、基層人民法院的主管副院長、刑事審判庭負責同志參加了此次會議。

    會議傳達、學習了中央關于不斷深化打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有關文件、領導講話和周強院長對會議所作的重要批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南英同志作了重要講話。會議就如何加強打黑除惡審判工作進行了經驗交流,并對當前審判工作中存在的新情況、新問題進行了全面、系統地歸納整理,對如何進一步明確和統一司法標準進行了深入研討。會議認為,2009年印發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座談會紀要》(以下簡稱:2009年《座談會紀要》)對于指導審判實踐發揮了重要作用。由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始終處于不斷發展變化之中,且刑法、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均有修改,因此,對于一些實踐中反映較為突出,但2009年《座談會紀要》未作規定或者有關規定尚需進一步細化和完善的問題,確有必要及時加以研究解決。經過與會代表的認真研究,會議就人民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時遇到的部分政策把握及具體應用法律問題形成了共識。同時,與會代表也一致認為,本次會議所取得的成果是對2009年《座談會紀要》的繼承與發展,原有內容審判時仍應遵照執行;內容有所補充的,審判時應結合執行。紀要如下。

一、準確把握形勢、任務,堅定不移地在法治軌道上深入推進打黑除惡專項斗爭

(一)毫不動搖地貫徹依法嚴懲方針

   會議認為,受國內國際多種因素影響,我國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活躍、多發的基本態勢在短期內不會改變。此類犯罪組織化程度較高,又與各種社會治安問題相互交織,破壞力成倍增加,嚴重威脅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而且,黑社會性質組織還具有極強的向經濟領域、政治領域滲透的能力,嚴重侵蝕維系社會和諧穩定的根基。各級人民法院必須切實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憂患意識和責任意識,進一步提高思想認識,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繼續深入推進打黑除惡專項斗爭,在嚴格把握黑社會性質組織認定標準的基礎上始終保持對于此類犯罪的嚴懲高壓態勢。對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分子要依法加大資格刑、財產刑的適用力度,有效運用刑法中關于禁止令的規定,嚴格把握減刑、假釋適用條件,全方位、全過程地體現從嚴懲處的精神。

(二)認真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

    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應當認真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要依照法律規定,根據具體的犯罪事實、情節以及人身危險性、主觀惡性、認罪悔罪態度等因素充分體現刑罰的個別化。同時要防止片面強調從寬或者從嚴,切實做到區別對待,寬嚴有據,罰當其罪。對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干成員及其“保護傘”,要依法從嚴懲處。根據所犯具體罪行的嚴重程度,依法應當判處重刑的要堅決判處重刑。確屬罪行極其嚴重,依法應當判處死刑的,也必須堅決判處。對于不屬于骨干成員的積極參加者以及一般參加者,確有自首、立功等法定情節的,要依法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具有初犯、偶犯等酌定情節的,要依法酌情從寬處理。對于一般參加者,雖然參與實施了少量的違法犯罪活動,但系未成年人或是只起次要、輔助作用的,應當依法從寬處理。符合緩刑條件的,可以適用緩刑。

(三)正確把握“打早打小”與“打準打實”的關系

    “打早打小”,是指各級政法機關必須依照法律規定對有可能發展成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犯罪集團、“惡勢力”團伙及早打擊,絕不能允許其坐大成勢,而不應被理解為對尚處于低級形態的犯罪組織可以不加區分地一律按照黑社會性質組織處理。“打準打實”,就是要求審判時應當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在準確查明事實的基礎上,構成什么罪,就按什么罪判處刑罰。對于不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認定標準的,應當根據案件事實依照刑法中的相關條款處理,從而把法律規定落到實處。由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形成、發展一般都會經歷一個從小到大、由“惡”到“黑”的漸進過程,因此,“打早打小”不僅是政法機關依法懲治黑惡勢力犯罪的一貫方針,而且是將黑社會性質組織及時消滅于雛形或萌芽狀態,防止其社會危害進一步擴大的有效手段。而“打準打實”既是刑事審判維護公平正義的必然要求,也是確保打黑除惡工作實現預期目標的基本前提。只有打得準,才能有效摧毀黑社會性質組織;只有打得實,才能最大限度地體現懲治力度。“打早打小”和“打準打實”是分別從懲治策略、審判原則的角度對打黑除惡工作提出的要求,各級人民法院對于二者關系的理解不能簡單化、片面化,要嚴格堅持依法辦案原則,準確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既不能“降格”,也不能“拔高”,切實防止以“打早打小”替代“打準打實”。

(四)依法加大懲處“保護傘”的力度

    個別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包庇、縱容,不僅會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滋生、蔓延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而且會使此類犯罪的社會危害進一步加大。各級人民法院應當充分認識“保護傘”的嚴重危害,將依法懲處“保護傘”作為深化打黑除惡工作的重點環節和深入開展反腐敗斗爭的重要內容,正確運用刑法的有關規定,有效加大對于“保護傘”的懲處力度。同時,各級人民法院還應當全面發揮職能作用,對于審判工作中發現的涉及“保護傘”的線索,應當及時轉往有關部門査處,確保實現“除惡務盡”的目標。

(五)嚴格依照法律履行審判職能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的頒布實施以及刑事訴訟法的再次修正,不僅進一步完善了懲處黑惡勢力犯罪的相關法律規定,同時也對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提出了更為嚴格的要求。面對新的形勢和任務,各級人民法院應當以審判為中心,進一步增強程序意識和權利保障意識,嚴格按照法定程序獨立行使審判職權,并要堅持罪刑法定、疑罪從無、證據裁判原則,依法排除非法證據,通過充分發揮庭審功能和有效運用證據審查判斷規則,切實把好事實、證據與法律適用關,以令人信服的裁判說理來實現審判工作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同時,還應當繼續加強、完善與公安、檢察等機關的配合協作,保證各項長效工作機制運行更為順暢。

二、關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認定

(一)認定組織特征的問題

    黑社會性質組織存續時間的起點,可以根據涉案犯罪組織舉行成立儀式或者進行類似活動的時間來認定。沒有前述活動的,可以根據足以反映其初步形成核心利益或強勢地位的重大事件發生時間進行審査判斷。沒有明顯標志性事件的,也可以根據涉案犯罪組織為維護、擴大組織勢力、實力、影響、經濟基礎或按照組織慣例、紀律、活動規約而首次實施有組織的犯罪活動的時間進行審査判斷。存在、發展時間明顯過短、犯罪活動尚不突出的,一般不應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

黑社會性質組織應當具有一定規模,人數較多,組織成員一般在10人以上。其中,既包括已有充分證據證明但尚未歸案的組織成員,也包括雖有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但因尚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或因其他法定情形而未被起訴,或者根據具體情節不作為犯罪處理的組織成員。

黑社會性質組織應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干成員基本固定,并有比較明確的層級和職責分工,一般有三種類型的組織成員,即:組織者、領導者與積極參加者、一般參加者(也即“其他參加者”)。骨干成員,是指直接聽命于組織者、領導者,并多次指揮或積極參與實施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其他長時間在犯罪組織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屬于積極參加者的一部分。

    對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紀律、活動規約,應當結合制定、形成相關紀律、規約的目的與意圖來進行審查判斷。凡是為了增強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組織性、隱蔽性而制定或者自發形成,并用以明確組織內部人員管理、職責分工、行為規范、利益分配、行動準則等事項的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定、約定,均可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紀律、活動規約。

對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沒有實施其他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受蒙蔽、威脅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情節輕微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對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后僅參與少量情節輕微的違法活動的,也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

   以下人員不屬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成員:1.主觀上沒有加入社會性質組織的意愿,受雇到黑社會性質組織開辦的公司、企業、社團工作,未參與或者僅參與少量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的人員;2.因臨時被糾集、雇傭或受蒙蔽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提供幫助、支持、服務的人員;3.為維護或擴大自身利益而臨時雇傭、收買、利用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人員。上述人員構成其他犯罪的,按照具體犯罪處理。

    對于被起訴的組織成員主要為未成年人的案件,定性時應當結合“四個特征”審慎把握。

(二)認定經濟特征的問題

    “一定的經濟實力”,是指黑社會性質組織在形成、發展過程中獲取的,足以支持該組織運行、發展以及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經濟利益。包括:1.有組織地通過違法犯罪活動或其他不正當手段聚斂的資產;2.有組織地通過合法的生產、經營活動獲取的資產;3.組織成員以及其他單位、個人資助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資產。通過上述方式獲取的經濟利益,即使是由部分組織成員個人掌控,也應計入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經濟實力”。

    各高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本地區的實際情況,對黑社會性質組織所應具有的“經濟實力”在20-50萬元幅度內,自行劃定—般掌握的最低數額標準。

是否將所獲經濟利益全部或部分用于違法犯罪活動或者維系犯罪組織的生存、發展,是認定經濟特征的重要依據。無論獲利后的分配與使用形式如何變化,只要在客觀上能夠起到豢養組織成員、維護組織穩定、壯大組織勢力的作用即可認定。

(三)認定行為特征的問題

    涉案犯罪組織僅觸犯少量具體罪名的,是否應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要結合組織特征、經濟特征和非法控制特征(危害性特征)綜合判斷,嚴格把握。

    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包括非暴力性的違法犯罪活動,但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始終是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基本手段,并隨時可能付諸實施。因此,在黑社會性質組織所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中,一般應有一部分能夠較明顯地體現出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基本特征。否則,定性時應當特別慎重。

 


協會介紹 | 新聞中心 | 會員服務 | 律師管理 | 下載中心 |
六安律師網 版權所有 主辦:六安市律師協會
Copyright luan lawyer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17034115號
财神过年彩金 apex英雄直播 魔兽世界职业 西里尔文文字键盘 发达啰彩金 澳洲幸运8开奖破解 福彩3d 倾国妲己app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 腾讯棋牌中国麻将下载手机版 850通比牛牛下载官方版 浙江体彩6十1奖池余额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图标 今晚二肖中特 cf手游m4a1s觉醒石 王牌战士试玩 500彩票网主页